湖南旅游业正从洪灾走向复苏 267个景区受灾无一游客伤亡

湖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网站 时间:2017年07月09日 【字体:
  

  

  7月8日,风雨过后,湖南烈士公园绿意盎然。目前,湖南各地旅游景区正在进行灾后清淤重建、安全验收工作,从肆虐的洪水魔爪下“收复失地”。稀里马哈 摄

  7月8日,崀山迎来恢复开放后首批游客,烈士公园重归悠闲美好,橘子洲昂然挺立,几天前还在嘶吼的猛兽寸寸褪去,重新泅入江中……在三湘大地,盛夏的阳光驱散阴霾,经过雨水洗刷的天空蓝得让人心动。

  汛情减弱,湖南旅游业正从洪灾中复苏。红网记者今日从湖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获悉,从6月下旬至今,强降雨共造成全省267个旅游景区景点受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72亿元;期间全省近200家景区暂停营业,目前仍在恢复中;到目前为止,未收到一起关于游客伤亡的报告。

  洪水冲走20亿,全省267个景区点受灾

  6月起,大范围暴雨来临,5个洞庭湖的水量从天而降,洪水肆虐三湘。

  在旅游行业,景区景点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受损范围包括景点被冲毁、浸泡,通景公路、景区内交通受损,中断;山体滑坡、塌方,景观建筑物、游客中心、旅游厕所、游步道、护栏等被浸泡、冲毁、压损;水电设施、监控设施、标识系统、垃圾桶等被冲毁、浸泡;景区景观带、苗木、动物死亡等方面:

  长沙,橘子洲景区被洪水“穿州”,景区道路、亲水步道等共18.58万平方米面积被淹;岳麓山,山体滑坡24处,100多棵大小树木倒塌,其中还有珍贵的古树,树木又将建筑和设施压毁;大围山,景区公路滑坡及塌方多达360处,通景公路多处塌方,路面塌陷,造成交通中断;密印景区大面积滑坡,交通中断;

  邵阳,崀山景区塌方、滑坡面积3.2万立方米,5个游客中心均有不同程度受损,游步道、栈道多处被损;寨市古镇,一处建于明朝的桥墩出现缺口;

  永州,柳子古街全部被淹受损;九嶷山景区除了道路、设施损毁,连“九嶷山”三个大字处也出现塌方;八尺旅游区沿江路路基倒塌、鸭婆洲环岛路全部冲毁,绿化景观带、苗木、280亩荷花全部死亡;

  怀化,地处低洼的星空庄园600亩景区及苗圃被大水淹没,花卉及植物、展示厅、仓储及各种物资、设施被大面积损毁,遭受毁灭性打击;

  ……

  据统计,受强降雨影响,湖南此次共267个景区景点受灾,涉及全省14个市州,其中长沙、岳阳、常德、邵阳、益阳、永州、怀化受灾景点20个以上,长沙受灾景点达39个。洪灾造成全省旅游景区景点直接经济损失20.72亿元,由于景点停业、旅行社停团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目前尚无数据。

  险情频发的旅游旺季,一切为了游客安全

  从6月23日开始,湖南全省共有近200家景区先后关闭,截至7月5日仍有97家。在这13天期间,景区关停、旅行社停团、提醒散客停止户外活动,为了切断风险、掐灭隐患,给这个险情频发的旅游旺季提供安全保障,湖南大片地区旅游业停摆,至今仍未恢复。

  与之相对的,截至目前,湖南全省未接到一起关于游客伤亡的报告,平安度汛。

  始终把确保游客生命安全放在首位,这是湖南旅游人在抗洪救灾一线践行“两学一做”,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政绩观的铁的原则和要求。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场“最强暴雨”正好撞上刚刚开始的暑期,光是新开张的水上乐园、准备开漂的漂流景区就遍布全省各地。这两类景区一年中可营业的时间不超过3个月,暑假的每一天都是“流金淌银”,对经营旅游企业的决策者来说,早一天或晚一天关闭景区区别巨大。以一家周末每天接待1000人的漂流景区为例,关闭一个周末仅门票收入损失就达59.6万元。

  但在暴雨天气,涉水景区本就具有高风险;随着雨势增大和降雨持续,江河、湖泊水位上涨,山体滑坡、垮塌,道路塌陷、中断,滩涂泥土松软,照明、监控受损等情况出现,更会使身处景区或参与游览项目的游客和工作人员置身重重危机。

  坚决关、关到位!迎战特大洪灾,确保游客绝对安全事大,旅游行业利益受损事小。在这条铁的原则面前,湖南旅游人讲政治、顾大局,坚决贯彻落实湖南省委省政府关于汛期安全生产工作的部署要求,紧急行动起来投身抗洪抢险工作之中。这是一场有关价值观和协调力的考验。

  连发13次关停名单,他们创造了先例

  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曾强调,要“用科学的思维方法工作方法谋划和推进湖南各项工作”。在这场湖南旅游业的“防汛战”中,科学的思维方法、工作方法得到了践行。

  梳理下来,这场旅游业防汛战“阵法”缜密,几乎是一次教科书式的范本。坚守在湖南全省各个工作岗位的旅游人就像一支形散神聚的军队,在瞬息万变的汛情中反应速度、协调力和战斗力惊人,攻守节奏清晰可见。

  湖南省旅发委采用"多管齐下",运用行政、法律、信息化、行业自律和宣传引导等多种手段紧急动员全省旅游系统参加抗洪抢险,从分阶段科学调度、连续发布紧急通知和风险提示到现场督促检查;湖南省旅游协会、省旅行社协会、省自驾游协会发挥行业动员力;旅游企业履行安全主体责任,积极参与抢险救灾;主动联系媒体,6月23日至7月5日连续13天及时发布旅游安全风险提示和景区关停名单,实现全透明,这在湖南省是第一次,在国内也属罕见。

  6月22日,战役打响。湖南省旅发委先后9次对长沙、张家界、湘西州、怀化、常德、岳阳、益阳、永州、邵阳等14个市州的旅游安全工作进行重点调度;23日连夜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必要时坚决暂关景区;24日派出安全督查组分抵湘西、张家界、常德和益阳等地督促旅游安全和景区关停到位。当天,全省关停的旅游景区从12家增加到53家。

  6月28日,汛情升级。湖南省召开全省旅游应急演练暨旅游安全整治会议,对汛期旅游安全工作进行安排部暑,培训应急工作人员,严禁对安全事故瞒报、漏报。7月1日,全省167家景区景点关闭;到7月3日,这一数字达到近200家。

  7月2日,抗洪救灾深入展开。湖南省旅发委面向全省启动旅游系统抗洪救灾先进事迹征集。

  7月4日,汛情减弱,省内各景区开始灾后清淤、消毒、重建。6日,全省开始进行景区恢复开放前安全检查;湖南省旅发委调度当前旅游业灾后恢复重建工作后,要求在确保游客绝对安全的条件下,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开放因灾关闭和停业的景区。由此,防汛战转向重建战。

  在此期间,除了主管部门,旅游行业协会、旅游企业、旅游自愿者和新闻媒体也发挥了巨大的能量:6月24日,湖南省旅行社协会发布紧急通知,要求旅行社不能冒险发团;7月2日,湖南省旅游协会发出倡议,号召旅游企业积极投入救灾和重建;7月4日-5日,湖南省自驾游协会先后发布防讯预警、救灾公告和关于雨灾车辆保护和灾区救援的倡议书。

  全行业总动员、多管齐下、进退有序,湖南旅游人打了一场漂亮的防汛战。7月6日,橘子洲景区管理处主任彭浩对检查灾后恢复工作的湖南省旅发委党组书记、主任陈献春说,如果不是通过紧急通知和每天刷新的景区关停名单,橘子洲不会这么快决定关停景区、疏散人员、撤离物资,也就无法提前调度,大大减少景区损失了。

  有的人必须后退,有的人必须向前

  当深爱的家园被洪水肆虐,当倾注了无数心血的项目遭受暴雨的威胁……在这场灾难中,每个人都在紧绷的神经中认真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大家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安全至上,有风险的景区必须关闭,游客必须后退到安全地带。而另一些人,从事服务工作的旅游人必须向前。

  6月30日,岳阳平江县旅发委执法大队杨正根舍下发着高烧的孩子和住院的妻子奔赴抗洪一线,3天累计抢险超过40个小时;7月1日,县旅发委向华拖着病体多次前往贫困户家中慰问,带领党员干部转移出群众10多人;

  7月1日下午,新宁崀山景区大雨不停,29岁的崀山景区索道售票员李粤玲在进行景区防汛巡查时,被突发的山体滑坡泥沙掩埋,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殉职,在遇难前,她还和同事一起检查上报了几处险情;

  7月1日下午,长沙沩山景区交通中断,景区一行6人在暴雨中徒步跋涉4个多小时上山查看灾情,在黄材千手大屋段听到有人喊救命,看到一老人困在洪水中,管委会干部黄源和刘国锋立即跳入水中,合力将老者救出;

  7月1日至3日,在倾盆大雨中,面对随时可能淹没的橘子洲,16名工作人员毫无畏惧地镇守“孤岛”,负责安全巡查、报告汛情、守护污水处理站电机和泵房,期间没有衣服换,吃的只有方便面;

  还是7月1日,长沙天心阁景区配电间多处漏水,有漏电危险,为了保护游客和周边居民安全,景区干部职工自发来到单位,舍命排险9小时,终于遏制了险情。

  洪水无情,所到之处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便会肆虐为害;洪水如镜,在这场人与洪水的较量中,闪光的是温情和责任。大家不仅自救,也在尽己所能地帮助别人。

  在湖南省旅游协会发布抗洪救灾倡议之后,华天集团、明城国际酒店、碧桂园凤凰酒店、凤凰古城公司、洪江古商城公司、万达文华酒店、华雅酒店、富丽华大酒店、皇冠假日酒店、醴陵东风大酒店、韶山宾馆、留芳宾馆、天成国际大酒店、三景韦尔斯利、秦皇食府、魏源国际大酒店、湖南海外旅游、圣爵菲斯大酒店、华悦大酒店、华都国际大酒店、绿之韵集团、神农酒店管理公司、普瑞酒店等企业响应号召,有直接上江边扛沙袋、堵洪水的,有在后方整合资源保障食宿的,有积极募捐的,有支援灾后重建的,他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投入到了抗洪抢险之中,以各自的方式表达同一个声音:汛情面前没有看客,我们是牢不可破的命运共同体。

  当洪水渐退,嘶吼的河流归于平静,另一场战争吹响了号角。道路抢修、路面清淤、设施重建、安全评估……为了尽快以崭新的面貌重现在公众面前,旅游人来不及休息,就投入了灾后重建工作,从洪水的魔爪下“收复失地”。

  怀着这份英勇与无畏、团结与从容,灾难终将过去,在盛夏的明媚中,太阳照常升起。